0755-66989912
最新公告:NOTICE
秒速赛车,诚信永远不变,竭诚为您服务

咨询热线

+86-0000-96877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邮箱: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
地图

平地拓展训练

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项目 > 平地拓展训练 >

这份地图明确标注了金山和瓜洲的位置

发布时间:2019/02/15点击量:

  “京口瓜洲一水间”,在宋代王安石笔下,京口和瓜洲隔江相望。今天的京口和瓜洲之间仍旧有渡船过江。但是瓜洲却不是当年的王安石笔下的瓜洲,清光绪年间,瓜洲古城陆续坍江,据资料显示,现在的瓜洲是当年的四里铺(四里铺,据瓜洲志载,因距离瓜洲城北四里而得名)的位置。

  那么古瓜洲城究竟在哪个位置?并且因为这个位置带来的一系列疑问引发了镇江文史爱好者的热议,京口与古瓜洲之间相隔的“一水”到底有多远?今在何处?

  瓜洲最初为长江中流沙冲积而成的水下暗沙,随江潮涨落时隐时现,因形状如瓜而得名。晋朝露出水面,成为长江中四面环水的沙洲,岛上逐渐形成渔村、集镇。由于泥沙淤积,唐代中期瓜洲已经与北岸陆地相连。

  公元737年,朝廷调派一位叫齐浣的官员,前往润州担任刺史。润州,是唐代镇江的称谓;江北的瓜洲一带,也属于润州管辖。齐浣上任伊始,便乘舟往来于大江两岸亲自勘查,当他乘船北上抵达瓜洲时,发现江中的瓜洲已与陆地相连,阻断了连接运河的航路。齐浣赶忙组织人力治理,挖凿出长十多公里的伊娄渠,引水入流,连接大江南北,瓜洲渡由此形成。

  2009年,镇江玉山大码头的考古中,一块明代石碑破土而出,上面刻有“瓜洲码头新建石堤记”,碑文记述了一位镇江官员维修瓜洲码头的事迹。可惜石碑只剩一块边角了,碑文也不完整,只能看出维修瓜洲码头的是张姓镇江官员。

  清康熙末年,长江江流北移,出现南岸淤塞、北岸坍塌的现象,南岸的镇江出现大片江滩、沙洲,北岸的瓜洲则成为顶冲点,江岸不断坍塌,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瓜洲最终全部坍入江中,昔日繁华的街道和景致也一并付诸江流。

  网友“冰冰亮”说:“家父说小时候听老人讲,金山寺的和尚要吃豆腐了,就冲瓜洲喊上一嗓子,买-豆-腐-哦,片刻工夫,瓜洲豆腐坊的小船就到了山脚下,送来了豆腐!

  “那时,瓜洲镇距离金山很近,站在城楼上可以和金山上的人喊话。”这是当年的一名老艄公记忆中的瓜洲古城。

  唐代的张祜在《题金陵渡》中,夜宿“金陵津渡小山楼”,透过漆黑的江面,能够看到远处“两三星火是瓜洲”。肉眼可及的范围应该不会太远,何况张祜住宿的金陵渡和瓜洲之间还隔着一个金山。

  瓜洲古城有十景:石桥踏月、天池夜雨、江楼阅武、漕舰乘风、东城柳岸、桃坞早莺、芦汀新雁、雪江钓艇、金山塔灯、银岭晴岚。其中金山塔灯、银岭晴岚两景就是从瓜洲望镇江的精致。世居瓜洲的清康熙间诗人魏嘉琬人曾作诗:金山塔灯云水光摇宝柱行,三山宿鸟望犹凉。岂有一铃迎月语,突然千琖隔江明。银岭晴岚日望银山十二回,时分晚景过江来。开门饱放浮岚入,滴翠濛濛上浅苔。很明显从瓜洲古城就能够隔江看到镇江的景色。

  镇江赛珍珠研究会顾问金存启先生在网上购买了一张焦山附近的松廖山照片,看到江对岸的隐约可见的城垛子,金先生就疑心,那里是瓜洲?但是瓜洲不应该靠着金山吗,怎么靠近焦山呢?尽管找到了《开沙志》上的地图,看起来瓜洲与焦山很近,但是古代测绘并不精确,金存启心中存疑。

  金存启先生找到了《嘉庆瓜洲续志》,于树滋老人民国16年即公元1927年编辑。遗憾的是,当时距瓜洲古城完全坍塌已过去32年,由于古代地图的测绘尚没有使用经纬度进行精确绘制,要零误差地确定瓜洲古城的位置,也不可能。

  偶然间,金先生发现了一份出版于1855年的西方报纸,上面专门介绍了金山,“金山,或金岛,是一个美丽的景点,与中国瓜洲相邻”。看到了一张1843年由英国权威地图出版社出版的南京到长江口的地图。这张164年前出版的地图,已采用较现代的测绘技术,但是太简单,只标注了金山、瓜洲、镇江、扬州的字样。但很明显可以看出瓜洲确是在金山的对面。

  网友“论坛生日”也在网上贴出自己搜集到的资料,他在一本金山志书中看到了四张相关的西津渡、金山渡、瓜洲渡的照片,勉强拼接在一起,可以想象一下古人笔下的三渡口船来船往的热闹场景。

  有意思的是,金先生在一本1885年西方出版的德文书中,看到了一张镇江地图。这份地图明确标注了金山和瓜洲的位置,瓜洲在金山的北偏西方向。“这份地图使用了经纬度,如果这个经纬度可靠的话,基本上可以在图上测量出金山、瓜洲大概的经纬度。”金先生线年地图上的经纬度进行大概的测算,以西门桥为参照点,对照目前的谷歌地图西门桥经纬度,除去相应误差,粗略计算出瓜洲南门的经纬度,以此测算出瓜洲古城南门距金山的直线米左右。再用这个距离对照现在的地图,金先生惊奇地发现,古瓜洲城已经从长江的北岸挪到了长江南岸,就在“江海之门”西南方向。

  金先生以为,1927年,也就是瓜洲坍江的32年后,于树滋老人的编辑出版《嘉庆瓜洲续志》时就已经困难重重,更何况现在。但是金先生并没有放弃,他还在不断寻找新的资料来佐证自己的观点,也希望有关专家、学者或者文化爱好者能够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