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66989912
最新公告:NOTICE
秒速赛车,诚信永远不变,竭诚为您服务

咨询热线

+86-0000-96877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邮箱: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
地图

野外穿越

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项目 > 野外穿越 >

大峡谷的门票是30元/人

发布时间:2018/08/22点击量:

  南方网讯 前不久,江门野外体育探险协会一行9人前往韶关乳源大峡谷探险,一路拍下的精美画面令人震撼

  楼梯很高,我们的背包又重,肚子里的早餐消耗得差不多,所以要步步为营,我们都要扶住栏杆慢慢走……

  我们是在冬天去韶关乳源大峡谷的。探险活动所需时间为两天,换来的代价却是大腿痛到现在……

  虽然如此,但每当我们再次回味那次探险经历时,大家都豪情不减地说:“真希望再去一次!”

  拍过“生死照”后,星期五晚上6点30分,我们准时从江门野外探险协会出发,沿广从公路、京珠高速在乳源出口下高速,然后在乳源车站外找个停车场,9个人就在车上过夜。

  星期六早上6点30分,KK第一个起来,叫醒大家,在附近的小食店吃早餐。早餐是简单的米粉、面,但大家饿了一晚,已经觉得这是十分美味的食品了。

  吃过早餐后,就开车向大峡谷进发。从乳源到大峡谷大约要2小时的车程,因为是盘山公路,而且起码一半以上在修路,所以路途有点危险。9点30分,一行终于到达大峡谷门口。

  在大峡谷门口,大家对装备进行最后一次整理,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大包,男孩子15公斤,女孩子10公斤,大峡谷的门票是30元/人。

  当我们走进大峡谷旅程的第一步,在谷顶眺望谷底,感到无限雄伟。这一段还算轻松,我们心情愉快,享受着清风和阳光,一路拍DV和照片,讲笑声响彻山谷。

  半小时后,走在峡谷里,顺着石梯向下走,背上的包开始变得沉重。其实就登山来说,下山比上山难度更高,因为膝盖和大腿要承受全身和背包的冲击力,特别容易酸软和疲劳,加上石梯陡峭,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去,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尽管这样,大家还是有说有笑,不改乐观。

  又经过大约半小时的艰辛路程,终于来到第一层平台。在这里可以稍作休息了,于是顺便欣赏一下大峡谷壮观的气势。这一级距离地面大概150米左右,如果是丰水期会有一个很壮观的瀑布,可惜这次我们没有看到。

  接下来的征途更加不轻松了。楼梯很高,我们的背包又重,加上又近中午了,肚子里的早餐早就消耗得差不多,所以大家只得步步为营,扶住拦杆慢慢走,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把脚扭伤。

  大概是中午12点左右,我们来到了第二级平台。中午饭是在这里吃的,吃干粮和罐头。没想到,平时看不上眼的东西,现在竟然变成人间美味,几下功夫就摆平了数袋面包、午餐肉、巧克力等。当然,背上的负重也减轻了。

  稍作休息后继续出发,往下的每一级平台都可以看到瀑布,还有各种顺地势开出来的水道,如果站在岸边,感受脚下奔流的溪水,这种感受确实够壮观。前行不远,便有一水电站,这里也是上谷顶的天梯起点和缆车起点。过了水电站后,沿着排水渠往谷底走,要走过一条狭窄的走廊,它是建在岩石底下,只能走过一个人。穿过狭道后来到铁索桥前,顽皮的驴友不忘在上面游晃一番才肯离开。

  一路往谷底走,瀑布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高,但现在是枯水期,所以水不大,这些清潭水很浅,又清又绿,冰凉透心,只有1米多深,如果是夏天绝对是游泳的好地方。面对一个个清澈见底的“碧潭”,却恨于水的温度太低而不能跳下去畅游一番,我们所能做的,只能解开鞋袜放松一下劳累的脚。此时,一位女驴友走不动了,没有看到别处更美的世外桃源……

  走到下午3点钟,终于到了谷底,我们也找到了一块靠近水边比较平的地方扎营,共扎四个营,三个二人帐篷,一个三人帐篷。

  大家分头行动:有两驴奋勇去接走不动的驴友回到营地,这可要多走一趟最辛苦的路。另外的就砍柴、洗锅、烧火、扎营,大家都融入到野外生活的乐趣和苦趣之中。扎完营后,就开始埋锅做饭,烧的是干柴,吃的是米饭、腊肠、肝肠、凤尾鱼罐头、午餐肉罐头,最后还有一大锅紫菜蛋花汤,有人当场说:“真够腐败的!”

  饱餐后的驴友们果然精神多了,由于时间还早,于是决定去探一探网上所说的大峡谷险径,结果真的找到那条险径,虽十分难走,但十分刺激,考技术、考胆量、考智慧,一个字,爽可惜当时天色已晚,拍不到好照片。而且,这是险径的入口,白天看起来十分壮观,但现在看来好象是鬼门关,加上山风吹来,真让人不寒而栗……

  探路后回到营地,时间接近晚上八点,虽走了一天的路,但大家仍很精神,而且睡觉的时间还没到呢。于是大家又围起来玩游戏。也有一些驴友带上一天的劳累和开心,在潺潺的流水声,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境……

  野外协会的旗帜在晨风中徐徐飘扬。经过一晚的休息,我们又从新充满力量了。一早起来,生火煲水煮面吃。吃完后,重新回到水电站那里的旱桥,大家大声向空旷的大峡谷说“再见”。

  早晨的水电站别有风味。最后一个挑战是水电站的天梯,这里有一条一千多级的笔直石梯直通谷顶,可以选择走上去或坐缆车,我们经过商量,决定两个体力不是很够和准备开车的人坐缆车,其余的走上去!而KK和其余三个驴友更变态地决定把背包也背上,实行全负重登顶,真是自虐!还一路小跑,拿着会旗直奔天梯呢。

  结果,我们花了差不多1个多小时才走完了这一千多级楼梯,终于登顶在离开前,我们在谷顶的另一边拍下了大峡谷的全貌,很唯美。